• 隴東報數字報

  • 掌中慶陽客戶端

首頁 >
田 雪丨煙火人間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開微信,點擊 “ 發現 ” ,使用 “ 掃一掃 ”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六月陽光落在古墻上,夏日清風拂過屋角旁,燈火點亮了昔日的舊廟,鼓樂迎來了故事的高潮。我們穿過千年時光,從戲子的眉眼上看到了當年的模樣。

北方的夏天不是太熱,早晚還有點涼意。晚飯后,我們相約去看戲,西下的夕陽就像一個滾動的圓球徐徐地落進云層里,空氣里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花香味。孩子們在路上嬉戲,奔跑,不時驚起路邊草叢里的野兔,住在村里的莊戶人家也開始做飯了,家家戶戶炊煙裊裊,一縷一團的白煙從煙囪里冒出,升向天空,越來越淡,最后變成云朵。

戲院坐落在和平村臥虎山的半山腰。這是一座古老的建筑,相傳有上百年的歷史。戲院外面,一些攤位整齊地排在路兩邊,有燒烤、棉花糖、蔬菜、水果……或許這些商販此行的目的并不在于賺得多與少,只不過是為了看那夕陽微斜、草木成蔭;望這風起云涌、煙火人間。

戲還沒有開演,老人們就坐在一起聊家常。 孩子們就像一窩蜂地跑出跑進,這熟悉的一幕,打開了塵封的記憶。

小的時候每到過年就會唱大戲,我們也像這些孩子一樣在戲場里奔跑。那個時候,戲場里沒有做買賣的商販。孩子們吃的一般都是從自己家里帶來的。戲院旁邊也有小賣部,也有幾個有錢人家的孩子去小賣部里買幾毛錢的葵花籽和水果糖。他們在前面邊吃邊走,我們就跟著在后面看熱鬧。他們會給我們每人分幾粒瓜子,也會把一顆糖咬碎,每人嘴里放一點點,那一點點的糖,可以甜一個戲院。

對于看戲,我純屬于湊熱鬧,根本是聽不明白的。只聽到咿咿呀呀的,聽多了反而糊涂,以前是,現在亦是。

戲臺上的小丑不停地翻著筋斗,惹得臺下的觀眾大笑。只見小丑翻著筋斗進去了,又出來一個衣衫襤褸的老者,顫巍巍地邊走邊唱,從戲臺上唱了幾圈就進去了。然后又出來一個老旦坐著唱。我對這類戲很不感興趣,最怕他們唱很久。這情節讓我想起上學時候學過魯迅先生的課文《社戲》。

魯迅先生在課文里有一部分的內容大概就是這樣寫的:“老旦是我最怕的東西,尤其是怕他坐下了唱。當初他還只是踱來踱去地唱,后來竟在中間的一把交椅上坐下了。我很擔心……”

我想,小時候看戲大概都是如此吧,都挑自己喜歡看。其實,那個時候根本就不懂,只是悅于女旦或者小丑罷了,或者是自己認識的人出來唱就多瞧瞧。

童年往事幾回首,輾轉間,少年白了頭。昔日舊夢今猶在,望西樓,我心一片秋……

回頭看到旁邊有幾位大爺看得津津樂道,悄悄地問他們唱的啥戲?他們說是《牧羊圈》,我打開百度搜了一下。牧羊圈是講述了唐代西涼節度使黃龍造反,朱春登代叔從軍征討的故事。這讓我想起小時候聽過的《朱春登放飯》的戲,問了旁邊的大爺,他們說,牧羊圈是全戲,朱春登放飯是這部戲里的一小節,還說等會兒就演放飯的部分了。

天色已暗,朔月當空,點點星光閃爍,照亮了歷史長河。我仿佛看到了太平盛世下的古長安,也是那月光皎潔,戲子多情;又似乎身臨其境了當下的物阜民豐,也是這霓裳一曲千峰上,山頂千門次第開的繁華。


編輯:趙星澤責任編輯:吳樹權
相關稿件


真人无码一区二区三区